一个假装处女的少妇把我骗上了床

  我认识我老公是在2003年,他是一位发型师,我常常去他那里剪头发。谁都知道,发型师喜欢跟顾客搭讪聊天,发型设计店就是最容易滋生暧昧的地方之一。很快,我们便开始交往,时间一长,我已经知道他是一个不懂得关心人的男人。每次我和他一起出去,他总是一个人快步向前,也不管我在后面落下了多远,跟个陌生人一样。可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,她觉得既然我跟他谈了那么久就应该早点把终身定下来,这样就在我们交往了一年半后,我嫁给了他。

  他没钱买房子,便一直跟我和母亲挤在一处住。他做发型设计,薪水并不低,有时候月收入几千上万都是有的,但他喜欢大手大脚,买些名牌手表、服饰之类的装点自己的“门面”。说他大方却也不是,有一次他为了5毛钱,把一个出租车司机的鼻梁打断了。这事儿我都不敢跟别人说,因为太丢人了。

  他对我倒也大方,但就是不懂得用情,再多的钱给我又有什么用呢?永远记得我生孩子时的情景,别人的病床前都是一大家子伺候着,欢声笑语充满期待的,而我却只有自己的母亲陪着。他来了,便是去医院窗口交钱。剖腹产第二天,医生说必须下床走动走动,以免肠子粘连到一起。我打电话给他,他才来。

  还有一次我半夜两点突然发高烧,让他陪我一起去看急诊,他从钱包里抽出一摞钱丢给我,让我自己去看。我含泪看着他,他倒不解了,“不是给你钱了吗?打个车去医院啊?我又不是医生,去了也没用。”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不需要温暖不需要关心,也不会对别人付出温暖和关心。

  为了这些事,我们三天两头的吵架,两人都厌倦了这样的日子。2006年,他一个人到了外地工作,每个月他会寄几千块钱回来,尽他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,此外便杳无音讯,到了过年他自然就回来了。

  阳光大男孩照亮一片天空

  我有丈夫等于没有丈夫,在寂寞孤单中煎熬的我,心态也一点一点在改变。去年10月的一天,我家的洗衣机坏了,来做售后服务的师傅亦丰(化名)找不到我家,便打电话让我到马路上接他一下。见到这位师傅,我心里一怔,居然是个很阳光的男孩子,他骑在摩托车上,有着伟岸的身躯、英俊的面容,还有他那明媚的笑容,就如冬日里的一束阳光,浸润了我的整个心灵。

  那天刚好停电了,我打着手电筒看着他修洗衣机,离他很近很近,我的心怦怦直跳。很快他修好了洗衣机,又很耐心地告诉我,该如何正确使用。他走后,我打电话到他公司,表扬他工作认真负责。很快,我收到他发来的短信,他说谢谢我,还说以后洗衣机出了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找他。他是真诚的,而我却抱有私心,我回短信问了他的年龄,家乡,很快知道了有关他的基本信息——他没有结婚。过了两天,是我的休息日,我便主动约他出来吃饭,他也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吃饭的时候,他像个孩子,跟我说起了他父母的情况,他姐姐的情况,还问我看上他什么了,问我是不是不在乎他是外地人。他又问我的年龄,我绕了个弯子:“你猜我多大呢?”就这么糊弄过去了。我知道因为我看起来比较娇小,所以他理所当然把我当成未婚的小姑娘了,他之前到我家修洗衣机也只是去过卫生间,所以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。

  我好开心,能跟他这样交谈。分别时,天空下起雨来,我们合打着一把伞,我把他送到公交车站,然后我主动吻了他,他也紧紧地抱着我。我想,我已经爱上他了。

  记者:你当时有挣扎过吗?没有想过自己已经结婚了吗?跟他吃了饭又如何呢?

  紫月:我当时什么都没想,真的没想那么多。

  谎言世界中真爱让人煎熬

  我们就这样开始交往了。第二次见面,他问我多大了?我骗他说,跟他同年,1984年出生的,其实我比他大5岁。他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,他父母不相信我的年龄,我就花钱在外面做了假的户口本和身份证。

  有几次,亦丰问我,什么时候带他去见我的母亲,我搪塞道:我们交往才没多久,别这么着急。实在搪塞不了了,我便答应他先去看我的“小姨”,我说“小姨”最疼我了。我说服我家隔壁的阿姨冒充我的“小姨”,那位阿姨知道我婚姻的不幸,一向同情我,她对我说:“你在外面找个人,他能陪你说说话,这样也好。”我们三人见了面,阿姨才知道亦丰是个未婚男子。事后,她一把拉住我劝我回头,她说:“如果你们两个都有家庭,在婚姻中找不到幸福,要在外面找个人做露水夫妻,那倒也罢。可他还是个没结婚的人,还那样单纯,你这样骗他,会害了他的。”

  可我已经听不进劝告了,我没有想过后果。自从我在亦丰面前装成未婚少女骗了他,以后的日子我就要不停地说谎话,来圆最初的谎。这样活着很累。但一想到和他在一起的幸福,我便什么都不顾了。

  亦丰是一个浪漫体贴的人。我休息的时候,有时跟着他一起去别人家修洗衣机。一次,我坐上他的摩托车,他突然变戏法似的“变”出两枝玫瑰;今年的情人节,我跟他一起到武汉郊区过节,没想到那里冷极了,我们都穿得不多,亦丰把他的外套脱了给我披上;还有春节我们一起在江滩放烟花,唱歌,然后我跟他一起去了他的住处,那晚我没有回家……

  孽情被戳破 祈求他能原谅

  偶尔,看到亦丰一脸幸福的样子,我会觉得无地自容;回到家看到天真的儿子,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;面对我的母亲,我无法想象,如果她知道她的女儿背地里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,她会怎么样?

  终于有一天,他知道了所有的一切。亦丰每天接我下班,我的一位同事看不下去了,跟他说了我的情况,说我已经结婚了,还有孩子。亦丰问我怎么回事?我只能模糊地说:“清者自清。”他去找了“小姨”,隔壁的这位阿姨把一切都告诉了他。那天晚上,亦丰敲开了我家的门,他走进我家,我的孩子在床上睡着。他猛地打了自己两耳光,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那一刻,我知道我们完了。我知道我骗了他,是我不对,我对不起他,我宁愿他打的是我。亦丰说,如果我是个离婚的女人,他也不会嫌弃我,可我不该从一开始就骗他。他说不希望他的父母知道这件事,他也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我老公,他还嘱咐隔壁的阿姨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,他说我母亲身体不好,经不起这样的打击。

  他越这样为我考虑,我越觉得对不起他,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。跟亦丰分手后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我跟他说,可他不相信。因为我曾经那样骗他,如今他怎么肯相信我说的话呢?医生说我的一只肾已经开始衰竭了,必须取掉,在做手术前孩子也得拿掉。如今,没有人会同情我可怜我,我真是自作自受!为了让我自己心里好受点,我去填了捐献眼角膜的申请。我希望,亦丰看到文章后能原谅我。

随便看一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