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我每晚都在小叔子身下呻吟

 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这是我们长挂在嘴边的经验之谈,但是往往的我们却总是没有真正的去做到,主要是我们既无害人之心也无防人之心,比如对于天天都和你一起吃饭的亲戚,你怎么可能天天地去防他呢?毕竟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是很累的。可是,也正是因为毫无防备,我最终真的就被天天和自己一起吃饭的小叔子给害了。

  我们是住在一大栋私房里,房屋占地面积200平米,共四层半。一层停车,我和老公及孩子住在第二层,令客厅也设在第二层。公公婆婆及小叔子住在第三层,厨房在第三层,吃饭也第三层,第三层和第四层的房子是空着的。我们是一个大家庭,吃喝拉撒都在一起。

 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这是我们长挂在嘴边的经验之谈,但是往往的我们却总是没有真正的去做到,主要是我们既无害人之心也无防人之心,比如对于天天都和你一起吃饭的亲戚,你怎么可能天天地去防他呢?毕竟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是很累的。可是,也正是因为毫无防备,我最终真的就被天天和自己一起吃饭的小叔子给害了。

  我们是住在一大栋私房里,房屋占地面积200平米,共四层半。一层停车,我和老公及孩子住在第二层,令客厅也设在第二层。公公婆婆及小叔子住在第三层,厨房在第三层,吃饭也第三层,第三层和第四层的房子是空着的。我们是一个大家庭,吃喝拉撒都在一起。

  在出事的这天晚上,我老公又陪集团公司上门的某领导吃饭喝酒,然后又砌长城到凌晨零点左右才回来。我这人比 较贪睡,做不了夜猫子,所以经常都是先睡,一般都是十一点钟之前必须上床睡觉。这天晚上我正好白天比较累,中午已经不得休息,所以十点钟左右就开始睡觉了。

  虽然我先睡着了,但有时候老公什么时候回来我还是知道的,因为他每次上床睡觉时都习惯抱着我,有时候还向熟睡的我进行了"侵犯",所以我在迷迷糊糊中肯定知道他已经回来了,只是那时那刻是在梦中,就算去迎合他也不是那么的积极。

  这天晚上也和往时一样,老公一上床来便又开始向我动手动脚,先是我的胸,接着是下体,我在迷迷糊糊地睡梦中也稍稍地与他进行了配合,但是就在被折腾了一会儿后我就全醒过来了,而就在我全醒过来了之后,突然感觉到这天晚上老公的呼吸声和往常反差很大,在仔细地体会,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的老公,于是就随手按下了床头的开关。当灯亮起来时发现果然真的不是老公,而是小叔子。我本能的大喊:啊——救命啊!

  公公婆婆本来也睡了,但这个时候公公竟然正好起来上卫生间,可能是他睡觉的时候没有解决好,所以才睡了一会儿便要起来,所以在我大喊的时候他便不顾一切地从楼上跑了下来。公公跑到我房间的时候小叔子还在穿他的裤子,而被子什么的都被我踢到了床底下,我的睡裤也被散落在床下。公公今年虽然已62岁,但他身体很强壮,面对着这一情景便二话不说的过来就给小叔子一拳,不偏不倚正好就打在了小叔子的脑门上,竟然就把小叔子给打倒在地上。

  事情败露了之后,小叔子当天晚上就离家出走了,至今一直也没有回来。因为旷工不知所踪,单位也把他开除了。而这事情的发生,不但让我在精神上受到了侮辱,而且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还是我竟然因此被染上了脏病。我老公固然非常地生气,他一直都在扬言若小叔子敢回来,他一定把他剁成肉块。

  因为这事变成了郁郁寡欢,整个人儿像被抽空了精气神一样。公公婆婆一直都在安慰我,老公也一直都在不离不弃地呵护着我,用他的爱来为我治疗这个意外之伤,但是,已经半年过去了,我依然还没有恢复过来。我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回到过去,是否还能回到过去?我真的不知道。

随便看一看